一场冷漠的围观:王思聪周鸿祎为何坐视熊猫直播之死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快3_快3开户网址_大发快3开户网址

图片版权所属:站长之家

谁的熊猫直播?从欠薪主播到网站关停,公众围观了这家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一步步走向坍塌,没人 任何人试图站出来挽救,也没人 丝毫意外和奇迹再次出现。

此前三年多时间,熊猫直播共获得了五次融资。除了第一大股东卢本伟 外,奇虎 3200 通过战略投资成为熊猫直播第二大股东。卢本伟 和周鸿祎联手,有钱有资源,却放任熊猫直播走上终局。

3 月 200 日,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,提前大选熊猫直播正式关站。熊猫直播在最后的关站公告中表示,从 2015 年 9 月 21 日内测结束了到正式闭站,熊猫直播可能运行 1286 天。

核心利益方缘何集体噤声?乐视、OFO、锤子什么创业公司的危险时刻,总能看过创始人可能大股东苟延残喘也要活到最后一刻的努力,而熊猫直播最后的蹉跎岁月却没人 风轻云淡。

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站长之家使用

一兩个多多 骤然消失的风口

融资不畅是熊猫直播关停最直观的原困分析,熊猫直播管理层如是说。岂全部都是没人 吗?

3 月 7 日晚,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、COO 张菊元发布内控 信,确认熊猫直播将关停。其内控 信称,“选择结束了并全部都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,统统大势之下,一兩个多多 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。”

张菊元在内控 信中阐述,“从 2017 年 5 月融资后,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,熊猫直播没人 任何内控 的资金注入,管理层寻找了大概 5 个潜在的投资方,和多种方案,遗憾的是最终没人 防止掉资金的缺口。”

来自熊猫管理层对于熊猫困局的认知是,资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第一根稻草。你这个,张菊元并未解释清楚,缘何融资方案会一次次失败?

熊猫直播曾经有一兩个多多 华丽的起点。

2015 年,在卢本伟 微博提前大选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三三5天 后的下午,他发了第一根大伙圈,“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,投资大佬还不还可不还可以 随时约大伙了!” 2015 年 11 月,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。

公开资料显示:熊猫直播上线于 2015 年 10 月,其运营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后者注册时间为 2015 年 7 月,注册资本约1. 55 亿元,实缴资本为1. 02 亿元,董事长为卢本伟 ,总经理为龙飞。

成立后仅一年,熊猫直播的数据就仅次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,在 2016 年的“千播大战”中脱颖而出,成为行业第三,超过了龙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战旗。资料显示: 2016 年初App Store里一起有 200 多家移动直播App,被称为“千播大战”。

风头无二的熊猫直播又很慢完成两笔融资。 2016 年 9 月完成由乐视网、博派资本、辰海投资、奇虎 3200 等完成的6. 5 亿元A轮融资; 2016 年 11 月,奇虎 3200 战略投资,额度未披露。

A轮融资和战略融资的完成仅仅时隔一兩个多多 月,随便说说熊猫直播你这个 融资波特率,在直播行业也屡见不鲜。

2015 年国庆,金沙江创始人朱啸虎跟他的投资经理说,要把做移动直播的团队都见一遍,要跟上这波风口。 2015 年 11 月,映客完成七千万的A轮融资,金沙江领投。 12 月映客又完成由昆仑万维领投 20000 万元A+轮融资。

在经过 2016 年的“千播大战”后, 2017 年媒体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直播行业,可能当时没人 哪一兩个多多 行业像直播曾经,很慢成为风口后很慢跌落,直播行业迎来洗牌,包括光圈直播在内的几十家直播平台提前大选倒闭。

即便没人 ,整个直播行业并未迎来大洗牌,占据 行业第一阵营的直播平台仍在牌桌上。这是可能 2017 年上5天 ,虎牙、斗鱼、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。熊猫直播也于 2017 年 5 月初和 5 月底完成了两轮融资。

2017 年 5 月初,熊猫直播完成A+轮融资,由品今控股、真格基金、博派资本投资,额度未披露; 2017 年 5 月底,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,汉富资本、沃肯资本、光源资本等 5 家跟投,融资额度为 10 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。

短视频行业的兴起,在某种程度上抢走了直播行业的荣光。 2016 年短视频在直播的光环下野蛮生长,到了 2017 年,则被成为短视频元年,风口效应凸显,成为资本最关注的领域。

华映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刘天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直播主统统投平台,而平台的头部效应很明显,行业进入洗牌期以后就没人 不要 投资标的了;短视频主统统投内容,持续有新人做出新东西,在市场还不还可不还可以 立足,就会持续大家投短视频。”

2017 年,第一根完成 2000 万美元C轮融资;二更完成 1 亿元B+轮融资。快手拿到了腾讯领投的3. 5 亿美元融资,梨视频完成了人民网旗下基金的1. 67 亿元Pre-A轮融资,肩上金主是红杉资本、经纬中国、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。

进入到 2018 年,钱荒来袭, 2018 年是VC行业进行整合的一年。

“第二季度和去年同期相比,融资量跌了200%。”汉能资本创始人陈宏告诉腾讯《深网》,“ 4 月 27 日颁布的资管新规,银行不给母基金出资了,母基金也就没钱投出去了;经常间统统LP不见了,基金就停摆了。”

“地主家也没人 余粮了”,进入资本行业寒冬。

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在 2018 年明势资本的年会上表示,“大伙先回顾一下上轮资本寒冬,结束了 2015 年7、 8 月份的股灾,结束了于 2016 年底,市场上的钱去哪儿了?结论统统当年的钱都投在头部项目,如滴滴出行,蚂蚁金服、美团等。”

没人 看来,熊猫直播在 2017 年 5 月融资后,接下来的 22 个月在融资上颗粒无收,亦是行业常态。在互联网资本寒冬时期,“老大吃肉、老二喝汤、老三骨头没了吃”是最真实写照。

熊猫直播究竟是如何陷入不可挽救的深渊?